湖南幸运赛车推荐

永州現最牛法官:一企業法人莫名被判零股份

中國日報網   2014-10-17 17:59:35
更換背景顏色:
 
 
 
 
 
 
 
更改文字大小:

  近日,湖南省永州市江海經濟聯合發展公司(以下簡稱江海公司)法人代表馮雪海向記者投訴了一件“怪事”,稱其作為江海公司的法人代表,在股權關系沒有任何變動的情況下,近二十年來,他由合并接管冷水灘市科貿實業公司(以下簡稱科貿公司)(隨即更名為江海公司),到后來被法院判為零股份并險些強制清算,又到最近判決的60%股份,一路跌宕。其中起伏是否真有馮雪海所質疑的永州某法官勾結原告惡意訴訟侵吞江海公司的股權呢?

永州現最牛法官:一企業法人莫名被判零股份

  1995年的《公司合并接管會談紀要》

永州現最牛法官:一企業法人莫名被判零股份

  1997年有成向陽參與審判的“由被告馮雪海償付百分之六十”的判決

  公司法人對法院強制執行情況存疑 了解情況反被打

  查閱相關材料,記者注意到,從1997年5月的劉少林訴冷水灘科貿總公司建筑承包糾紛案,到2011年12月馮雪海訴歐陽明等股東資格確認案,都有一個叫成向陽的審判員。

  在有成向陽參與的永州市冷水灘區第三建筑公司職工劉少林訴馮雪海、唐朝暉、歐陽明、唐東志建筑承包合同糾紛一案中,冷水灘區人民法院判馮雪海償付劉少林工程款的60%。

  此案庭審上,歐陽明有“馮雪海沒有給我們股東權利和義務……(雖然)我們沒有退出,但是我們已沒有經營權了”的相關表述,而在被審判員問到“現在江海公司是馮雪海一個人的公司還是你們五人的公司”時,歐陽明表示“實際上已變成他一個人的了”。

  然而到了2012年,(2011)永冷民初字第2002號判決書顯示,“被告公司(指冷水灘市江海經濟聯合發展公司)的股權由第三人(指歐陽明、唐朝暉、唐新春、鄧寶英)享有”,作為獨審審判員的成向陽裁定馮雪海在公司的股權為零。

永州現最牛法官:一企業法人莫名被判零股份

  2012年由成向陽作為獨審審判員審判的(2011)永冷民初字第2002號判決

永州現最牛法官:一企業法人莫名被判零股份

  2012年由成向陽作為獨審審判員審判的(2011)永冷民初字第2002號判決

永州現最牛法官:一企業法人莫名被判零股份

  2012年由成向陽作為獨審審判員審判的(2011)永冷民初字第2002號判決

  “關鍵的一點是,在股權確認案中,歐陽明試圖偽造他自籌資金為公司還債的假象妄圖侵吞江海公司全部股權。這其中不能排除歐陽明與法院有利益牽扯。”馮雪海告訴記者。

  記者在一份《歐陽明替公司還債轉投資表單》(以下簡稱《表單》)上看到歐陽明自稱自籌資金償還公司債務的具體情況。

永州現最牛法官:一企業法人莫名被判零股份

  歐陽明替公司還債轉投資表單

  記者了解到,2007年,為了執行江海公司土地欠款,永州市冷水灘區法院、江海公司、國土局、信用社四方面就此問題用江海公司的土地在信用聯社貸款170萬,除掉銀行貸款扣預留利息5萬元及償還馮雪海土地貸款本金及利息60萬元外,其余105萬劃到了法院賬戶。

  2008年,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08)湘高法民再終字第53號民事判決,要求永州市江海公司和馮雪海返還訴爭財產(原科貿公司的25畝土地使用權及4000平方米左右房屋所有權)至科貿公司。

  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民事判決生效時,為執行這份判決,歐陽明等七人簽字從法院領出20萬元作如下開支:律師費9萬,代理費1.5萬,訴訟費1.5萬,上訴費1.5萬,省高院買書5000元,貸款可行性報告評估費1.2萬,交通費餐費3.3萬,報銷中院執行車加油及貸款等開支1.5萬。這20萬,歐陽明表示由于是由雷久強管理的開支賬目,沒有發票。

  “所有賬目都是歐陽明經手的,為什么不讓我這個法人代表經手呢?”馮雪海說,他對這份表單的真實性存疑頗多,一方面是他無法理解為什么不讓他這個法人代表經手江海公司土地貸款還債的事;另一方面馮雪海通過私下里調查取證也發現了這份表單的不少問題。

  表單中有一項開支是“償還廣西河池水利電力建筑工程處50萬元”,而相關銀行業務記錄表明,歐陽明只打了25萬元到河池。廣西河池水利電力建筑工程處蓋章的一份《證明》里,河池方面證實關于“與冷水灘江海經濟聯合發展公司的債務問題,至此(指2014年9月1日)我單位只收到二十五萬元”。

永州現最牛法官:一企業法人莫名被判零股份

  廣西河池水利電力建筑工程處的證明

  “還有25萬哪里去了呢?”這是江海公司法人代表馮雪海腦海中的疑問。

  與往常許多次馮雪海找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法警支隊執行人員封銀祥要執行材料而不得不同的是,2014年3月9日,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法警支隊執行人封銀祥主動打電話給馮雪海,通知其第二天八點半去冷水灘區人民法院拿執行材料。

  “本來那天早上我是準備跟他一起去的,但他走得急,我是后面跟來的。但我到了法院之后,到處找不到他人。最后終于在一個地下室找到了他,那地方沒有攝像頭,歐陽明及其兩個兒子、封銀祥、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法警支隊政委成大輝及一個不知道姓名的,共六人在場。我老公因為不想在一疊歐陽明用土地貸款償還公司債務的憑據上簽字而被圍打。看到受傷的丈夫,我當即叫了幾個親戚過來。歐陽明見勢跟鳳凰園派出所所長打了個電話。最后這個事以歐陽明賠我丈夫500元的醫藥費了事。”馮雪海妻子楊江萍告訴記者。

  記者就此事采訪到了永州中院,該法院政治部鄧主任表示法院非常重視此事,內部已經在討論此案例,但因為案情比較復雜,討論之后才能答復。

  原股東利用無效材料騙財

  “事實上,在這之前,歐陽明就三番五次打這塊地及其附屬房子的主意。”馮雪海告訴記者,在沒有征得他作為江海公司法人代表的同意的情況下,歐陽明私自將土地上四棟房子中的一棟從2004年開始分別賣給了四戶,每戶五萬,共二十萬。

永州現最牛法官:一企業法人莫名被判零股份

  歐陽明將江海公司某棟房子賣給四戶

  記者在一份《購房協議書》中,看到有歐陽明等三人的簽字及手印(代表甲方)與陳秧生的簽字及手印(代表乙方)簽署的購房協議。

永州現最牛法官:一企業法人莫名被判零股份

  歐陽明等三人與陳秧生簽的購房協議

  2011年10月,三位陌生人突然來到普利橋中學找馮雪海。他們分別是徐立群、呂某、唐某。“本來應該有四個人來,其中楊某那次沒有來。他們是來了解江海公司那塊25畝地的情況的。”馮雪海告訴記者。

  原來在前幾個月,歐陽明與這四個老板達成了一份購地協議,這塊地被歐陽明以60萬的價格賣給了四位老板。

  此時正值歐陽明等人向冷水灘區人民法院申請對江海公司強制清算的當口,冷水灘區人民法院受理了這次申請,審判長為成向陽法官。

  “這60萬后來劃到了永州中院執行賬戶上。這事本來我們還不知道,我有個叫胡云的朋友是裝電梯的。徐立群等四位老板從歐陽明手里購得那塊土地后找胡云商談電梯業務,知道一點情況的胡云就納悶說土地不是江海公司的么,于是他就跟那四位老板說了一下這塊地的情況。”楊江萍告訴記者。

永州現最牛法官:一企業法人莫名被判零股份

  屬于江海公司的25畝地塊

  而在2013年永州市政府創建國家級衛生文明城市工作創衛時,歐陽明利用早已沒有法律效力的原科貿公司的資料將全部房屋拆遷補償費納入囊中。

  記者了解到,2014年2月26日,為響應市政府創建國家級衛生文明城市工作,鳳凰園經濟開發區管委會(代表甲方)與歐陽明(代表乙方)簽署了一份《協議書》,協議規定要“在乙方的25畝土地上修建一個臨時停車場”,甲方對乙方的房屋拆遷,“按國家的拆遷補償政策給予乙方補償”。

  而在2013年永州市政府創建國家級衛生文明城市工作創衛時,歐陽明利用早已沒有法律效力的原科貿公司的資料將全部房屋拆遷補償費納入囊中。

  記者了解到,2014年2月26日,為響應市政府創建國家級衛生文明城市工作,鳳凰園經濟開發區管委會(代表甲方)與歐陽明(代表乙方)簽署了一份《協議書》,協議規定要“在乙方的25畝土地上修建一個臨時停車場”,甲方對乙方的房屋拆遷,“按國家的拆遷補償政策給予乙方補償”。

永州現最牛法官:一企業法人莫名被判零股份

  鳳凰園經濟開發區管委會與歐陽明簽署的《協議書》

  銀行業務憑據顯示,27.84萬的補償款從永州市鳳凰園經濟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尾數為1993的建行賬號打到了歐陽明尾數為1994的銀行賬號。

永州現最牛法官:一企業法人莫名被判零股份

  銀行業務憑據

  當記者就“為什么補償款未經江海公司法人代表”這個問題采訪鳳凰園經濟開發區管委會時,管委會表示此事年代久遠,當事領導也已更換。未能做出明確答復。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版權聲明 - 招聘信息

  中國法制網:弘揚法制精神 促進社會和諧

  聯系網站:[email protected] 網上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湖南幸运赛车推荐 骰子怎么玩 11选5技巧稳赚靠谱儿吗 z正版资料大全 01彩票骗局大揭秘 百灵游戏百人牛牛 棋牌赢钱游戏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视频网站 超神平刷免费 北京pk10最好预测软件 时时彩平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