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幸运赛车推荐

紹興市拆窯賠償 嵊州與上虞為啥大不樣?

貴州資訊網   2015-10-27 17:58:04
更換背景顏色:
 
 
 
 
 
 
 
更改文字大小:

  核心提示:2015年,紹興市轄的縣市區,根據《浙江省新型墻體材料“十二五”發展規劃》和《紹興市淘汰辦關于印發2015年度淘汰落后產能“五大”專項整治行動實施方案的通知》的要求,對24門以下規模磚窯廠,開展第二次的拆窯運動。然該市大部分縣市區粘土燒結磚窯廠的拆除工作,在有序推進中,在拆除前的工作中,并都有評估機構依法進行評估來確定賠償的數額。但據該市嵊州市多家磚窯廠反映,唯有嵊州市由市政府辦公室下文件,強推按統一每門窯2萬元的賠償,對18家磚窯廠全部在10月30日前,實施強制拆除。因此,引起18家被拆窯廠的強烈不滿。

  18家窯廠的投訴材料:

  

11.jpg

 

  

12.jpg

 

  

13.jpg

 

  

14.jpg

 

  

15.jpg

 

  最近,本網收到浙江省嵊州市18家窯廠的投訴材料,針對嵊州市“一門兩萬”強拆窯廠的行為,2015年10月26日,本網記者特前往該市,并進行了實地采訪。

  賠償一門兩萬 就是強推一政兩制

  所謂一政兩制,就是紹興市的嵊州市,在執行上級同一個政策時,與同一地區的其他縣市區,實施完全不同的拆窯賠償數額,造成被拆磚窯廠的合法利益,遭受遭受到嚴重侵害。

  記者對嵊州市相鄰的上虞政府網查詢,得到的消息發現,上虞區在落實這次被列入拆除所剩10家磚窯廠的賠償政策中,盡管開始也通過區政府辦公室文件統一規定每門賠償2.5萬元。但據嵊州市被這次列拆窯廠的負責人,向上虞區夏蓋山磚瓦廠拿到一份對該廠2015年8月20曰的《評估明細表》,這可以證明,該區最后是通過委托第三方的客觀評估,來對被列拆10家窯廠進行賠償。

  記者本次采訪了多位被這次列入強拆的嵊州市磚窯廠廠長,發現他們都愿意接受浙江省人民政府的拆窯規定,但他們對嵊州市政府未經評估,每門窯統一只賠償2萬元的決定,被列拆的18家磚窯廠都無法接受。他們都希望像上虞區、新昌縣那樣,能夠通過委托評估來作出合理賠償。

  政府強制拆窯 就是不顧企業死活

  長樂磚瓦廠廠長過衛明向記者反映,嵊州市政府辦公室在7月下發拆窯文件,長樂鎮政府在8月發通知,要10月30日前必須停產。但此前,有關政府均沒有派人來協商拆窯之事。而我們窯廠都有很多儲存的半成品,到年底才能燒完,農民工也是要到年底才放假,中途突然停產拆窯,不僅對企業會造成更多損失,對農民工的安置也會帶來很大麻煩。所以,我們多次去政府部門,提出要求延遲到年底停產。可是,政府根本不考慮這些問題。我們欲哭無淚。

  窯廠經營者諸榮生告訴記者,他承包經營的友誼鄉磚瓦廠,20門窯,位于嵊州市三界鎮,原來屬鄉鎮集體企業,他于2011年1月承包,期限十三年,剩余8年。記者在現場看到,該廠的變壓器已被斷電,并被三界鎮政府貼上封條而被迫停產。諸榮生說,在本月30日,我廠的煙囪將要被強制炸毀。這樣突然被停下來,我們庫存半成品的損失很大,農民工安置也無法處理,政府連一點余地都不給,根本不顧及到我們企業的死活。

  

16.jpg

 

  (上圖:嵊州市友誼鄉磚瓦廠的變壓器斷電后,被三界鎮人民政府貼上封條)

  位于該市崇仁鎮官莊陶器(磚瓦)廠,由裘愉東自己投資,建于2003年,26門窯。他向記者說,他的窯廠規模是26門,記者在現場數也是26門,政府過去統計上報都是26門,可嵊州市政府在本次拆窯上報省墻改辦時,卻變成了18門。按照浙江省有關規定,這次拆窯廠的關停規模是指24門以下,以上的并未列入本次拆除。所以,他的窯廠不應該被列入本次拆除范圍。

  

17.jpg

 

  (上圖:嵊州市崇仁鎮官陶器廠,其規模為26門輪窯)

  該市崇仁鎮馬仁磚瓦廠,法定代表人裘小華向記者反映,他的窯廠建于2007年,規模24門。

  今年5月才通過甘霖鎮政府招標競得承包租賃權的陳洪對記者說,他交了三年的承包金,共1505000元,可現在只租了不到半年時間,就要被勒令關停。但甘霖鎮政府對他投入甘霖鎮磚瓦廠的巨額資產,至今未作出任何賠償表態。他表示,他并不奢望政府多賠給他錢,但應該對磚窯廠都進行實事求是評估,如實作出賠償。可政府既不給評估,也不經得協商同意,就采取強制拆除。這種做法與強盜沒有區別。

  該市崇仁鎮春聯趙馬磚瓦廠廠長費南軍說,在沒有任何政府來協商的前提下,確定28日就要被進行強拆22門磚窯廠。目前該廠58名外地農民工的22名子女在當地讀書,政府這樣給強拆了,叫我怎么安置這些農民工?

  但是,記者在采訪途中,卻看到嵊州市崇仁鎮一村磚瓦廠正在生產粘土磚,按規定該廠應使用硅藻土制磚,而該廠實際一直掛著羊頭賣狗肉,實際使用粘土生產,并騙取墻改補貼。

  

18.jpg

 

  (上圖:嵊州市崇仁鎮一村磚瓦廠的生產許可取硅藻土燒磚,但該廠掛羊頭賣狗肉,長期生產粘土磚,騙取墻改補貼)

  一門兩萬賠償 缺乏合理合法依據

  針對嵊州市強拆窯廠,政府只給統一每門2萬賠償的合理性,記者采訪有關業內人士認為,按統一每門只補償2萬元,肯定是不合理。因為,從統計的生產與財務報表來看,即使相同門數的磚窯廠,其一門窯房的大小,煙囪的大小,實際規模產能并不相同,配套的生產設備型號、工藝流程和輔助設施、半成品倉庫差別很大,投資的資產不一樣,每年生產產量、質量與效益的結果,都有很大差異。

  該業內人士指出,對企業的拆除賠償,一般政府部門的通常做法,都會根據該企業前三年的實際效益等實際情況來綜合考慮,并委托評估來確定賠償價格。像嵊州市的“一門賠2萬”的絕對做法,很稀見。

  同時記者查閱到《浙江日報》2015年9月25日,剛剛發布的《浙江省重大行政決策程序規定》,該規定行政機關決策時,必須保障民生領域以及合法權益,組織聽證,組織公眾參與,確保依法和程序合法與通過廣泛征求公眾意見、專家論證和第三方評估等方式。

  希望不是敷衍 正確處理合法權利

  就嵊州市不合理賠償的強制拆窯行為,裘愉東告訴記者,今天下午3點半,他又去嵊州市經信局找到主管拆窯的副局長沈天明討說法。

  沈副局長稱,關于每門只賠2萬元,這是市政府的文件規定。針對裘愉東提出,他的窯實際為26門,按省有關規定,可以不拆除。沈副局長回答稱,你廠的8門窯因沒有經過擴建審批,所以不能算26門。

  針對沈副局長的答辯,裘愉東向沈副局長提出兩點要求。一希望政府能夠像上虞區、新昌縣那樣,充分尊重18家窯廠的實際財產權利的損失,充分考慮農民工的安置工作與其子女的就學等實際問題,委托第三方評估機構進行評估,來確定各家窯廠的合理賠償價格。二希望政府能夠保留嵊州市唯一一家26門窯廠。

  對此,沈副局長表示,今天晚上是本局的學習會,他將這些問提交給領導商議。裘愉東則希望嵊州市經信局能夠實事求是為百姓辦實事,滿足百姓的合法利益訴求,希望像沈副局長的名字那樣,百姓能夠有“天明”。

  有關嵊州市對拆窯廠的賠償,能否通過評估來解決,本網將繼續關注。

  來源:http://www.gzzxnet.com/social/2080.html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版權聲明 - 招聘信息

  中國法制網:弘揚法制精神 促進社會和諧

  聯系網站:[email protected] 網上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湖南幸运赛车推荐 重庆时时计划免费 排列三组选399 今年房地产走势 2019年黄大仙一肖必中特 天津11选5推荐号码 三d基本走势 18选2有多少组合 今天晚上体育彩票开奖时间 6+1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乐是正规彩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