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幸运赛车推荐

我的數據,誰做主?專家激辯數據治理

中國金融商報網   2019-04-16 13:27:04
更換背景顏色:
 
 
 
 
 
 
 
更改文字大小:

4R{WGS4D$M[[25]EU5%0`AQ.png

2019年4月4日晚,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數字經濟與法律創新研究中心與個人信息保護與數據治理三十人論壇在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寧遠樓729聯合舉辦了“數據糾紛:法官與學者的對話研討會”。來自最高人民法院中國應用法學研究所、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的資深法官、來自中國人民大學、北京外國語大學、中國法學會法治研究所、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法學院的多位學者以及來自工信部、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美團點評、科文頓·柏靈律師事務所、微軟中國等業內專家齊聚一堂,共話當前的數據糾紛問題。

與會嘉賓圍繞當下熱議的數據糾紛和數據治理問題進行了深入的思考和探討,在眾多方面取得了一致共識。與會嘉賓認為,基于企業和用戶依存共生的關系以及數據的本身屬性,應當明確企業對于自身經營活動收集并進行商業性使用的數據享有必然的合法權益。在數字經濟時代,對于用戶數據的獲取和利用是企業獲取競爭優勢和商業資源的重要途徑,以提供社交服務的平臺企業為例,用戶通訊錄本身就是極有黏合度的競爭品,是企業運營的基礎。如若放縱隨意爬取和竊取企業數據行為的滋生,就會在數據利用領域出現遵循叢林法則的虎狼世界。對于企業數據權益保護問題,即使不能從正面建構數據權利,也應當肯定企業有權決定自身數據的授權和利用方式,例如對于同業的競爭者,企業應當能夠對其獲得和利用自身數據的行為進行有效的控制和限制。此外,從維護社會公共利益和市場競爭秩序的角度出發,國家應當在公法層面采取行政執法等措施對數據竊取等違法行為予以懲罰和遏制。

SQ9GKY3J9S`(MX}Y89YM~3G.png

會議第一環節為“國內外數據糾紛案例梳理”的主題發言環節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數字經濟與法律創新研究中心執行主任許可首先介紹了數據全生命周期中12種糾紛類型,包括數據收集、數據濫用、數據交易、數據共享、數據抓取竊取以及泄露、數據壟斷和數據跨境等。目前,我國法院在數據共享糾紛和數據抓取糾紛已經形成了基本共識。就數據共享而言,應當從數據共享協議(open API協議)出發,明確各方的權利義務,同時避免用戶個人信息權益受損,新浪微博訴脈脈案確立的第三方通過OpenAPI 獲取用戶信息時應堅持“用戶授權+平臺授權+用戶授權”的“三重授權”原則即是這一審判思路的體現。就數據抓取而言,數據原始收集方的利益應當得到尊重,但同時也要考慮到市場競爭和公共價值。

N6Q6}J%NU%QG2U[}0DIKE$S.png

隨后,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民二庭副庭長丁宇翔以《中國個人信息司法保護中的難點及其破解思路》為主題,以龐鵬理訴東航和去哪兒網案、任某訴百度案為切入點,總結了個人信息保護在司法案件中面臨的案由選擇、行為違法性、因果關系認定以及責任形態四個難題。

2ZJ)PXSG$N}O7MTH]4C9C]U.png

工信部國際經濟技術合作中心法律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黃琰童以《美國數據爬蟲相關案例判決簡析》為題做了精彩分享。根據美國《1986年計算機欺詐與濫用法》(CFAA)1030(a)(5)(A)(2008)的規定,未經授權故意訪問計算機或超過授權訪問權限,從而從任何受保護的計算機獲取信息;或者被告“故意造成程序傳輸,并且對未經授權且受保護的計算機造成損害”的,要承擔民事或刑事責任。黃琰童助理研究員結合美國數據爬蟲糾紛系列案例,就怎么理解“未經授權”、“超過授權的訪問”以及“受保護的計算機”等法官判決中的重要依據做了詳盡闡釋,并指出在美國大量的司法判例中,網站的聲明、用戶協議、使用條款等,都可以用來確認網站平臺對數據的自身權益。黃琰童助理研究員還就2017年HiQ Labs訴 Linkedin案的特殊之處進行分析了。另外,他以美國司法界對數據權屬不太關注為現實背景,提出數據權屬如何界定的疑問。例如,在破產清償的案例中,數據資產買賣作為保障債權人利益的重要保障手段,但并沒有引起法官、律師對數據產權問題的關注和討論,似乎是默認數據的實際控制者享有買賣的權利,并設定“適格購買者”(Qualified Buyer)標準來保護消費者隱私。他指出這種思路對于我國的實踐具有一定的啟發性。

主題發言結束后,各與會嘉賓在討論環節就數據(權利)和個人信息(權利)的聯系與差異、數據能否作為商業秘密、反不正當競爭法運用于數據糾紛的可能與限度、數據可攜帶權的風險與障礙、三重授權原則的運用和發展暢所欲言。

L3[9[3EXP3HZ76KKLO`O5WT.png

最高人民法院中國應用法學研究所陳敏光對比分析了HIQ訴LinkedIn案與大眾點評訴百度案。兩者的不同在于,國內涉及到數據抓取的案件,往往被告后續對數據的使用行為構成了對原告服務的的實質性替代,此時法院一般會根據《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認定其構成不正當競爭。領英案不同的是,原告作為小型創業公司,根據領英公開的數據進行不同維度的二次利用,其在某種意義上居于數據產業鏈的下游,且領英對此一直是允許的,現在領英自己要開展同類業務,從而拒絕原告對數據的抓取,這涉嫌濫用市場支配地位。

關于數據財產權配置問題,陳敏光認為首先要明確財產權的內在根據不僅僅是勞動,更在于社會公認。其次,基于數據財產權形成的多方參與性、利用的多維度等特點,正面列舉財產權的種類、內涵和方式等恐不符合法的確定性、經濟性等要求,故可考慮反向界定的方法,即根據社會公認理論和社會本位思維,從不同相關主體對數據業者的正當限制入手,如消費者基于隱私利益、同業經營者和下游經營者基于反壟斷和競爭保護、國家公權基于公益對其施加相應的義務等,在此之外,數據業者的數據財產權均得以暢行無礙,從而實現社會效益的最大化和社會公認的支撐。

GUK_%3%HJDH05X9(W4K`CXC.png

中國法學會法治研究所副研究員劉金瑞認為個人信息權益保護存在利益衡量問題,個人信息利益均歸屬于個人并不符合實際,個人信息可分為隱私性個人信息和其他個人信息兩類區分保護。他認為對待數據應打破物化思維;三重授權原則不一定在所有場合都是必要。他進一步指出,就數據而言,網絡平臺和用戶是依存共生的,從數據的本身屬性而言,它必須依賴于特定的平臺架構,一旦離開價值就消失了,所以平臺企業應該享有一定的數據權益,但同時也會承擔數據泄露的責任。例如最近熱議的頭騰大戰, 如果騰訊不和多閃進行訴訟的話,很多用戶也可能認為是騰訊泄露了自己的數據, 企業就會非常被動。

_]@)(LPGQ(5(``~6[ER~]G3.png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民五庭庭長楊德嘉從競爭法角度詳細分析了領英案與脈脈案的不同。楊法官指出,面對數據獲取和利用問題產生的糾紛,我們不能采用靜止的思維模式和一刀切的解決方法。因為無論是技術應用還是競爭手段,都是在不斷變化發展的,相應的社會利益格局也是在動態中去逐步尋求平衡的。我們在個案中看到的往往只是案件本身所體現出來的具體問題,與之相對應的司法結論,也是以解決本案中的特定糾紛為出發點和根本目的的。至于這些結論能否作為普適性的標準,一概適用于此后類似糾紛的解決,恐怕還需要在更多的案例中去經歷反復驗證,當然也不排出會被修正乃至推翻。我們目前對這些問題的探索,僅僅是開了個頭,現在就篤定某些個案結論將成為“鐵律”,未免有些倉促,也不符合認識規律。此外,雖然我們面對的是網絡環境下的新問題,但這些問題的形成,仍然是建立在現實社會中人們的行為模式和思維慣上的。因此,我們去探尋解決這些新問題的思路和規則時,不妨回顧千百年來人類積累的社會經驗和社會認同,從中去借鑒智慧、尋找答案。在現有規則和經驗的基礎上,針對互聯網的新特點進行適度調整。這樣一來,我們對數據競爭問題的解決方案,才可能更容易被社會公眾乃至相關從業者所理解和接受。我們應當在承繼中不斷發展,而不是割裂歷史與現實,網上與線下。舉例來說,按照我們傳統的生活經驗,一家商店,你在營業時間隨便進出是沒問題的。但是在商店晚上關門歇業后潛入進去,恐怕就有違法之嫌。此外,即使是在營業時間,你從正門進入開放的營業區域沒問題,但是繞到上著鎖的后門,或者明明看到非工作人員不得進入的警告,仍然把鎖撬開,或者采用爬窗戶等方式進入,這就存在很大的問題了。這樣公認的生活經驗與嘗試,同樣也對數據競爭糾紛的判斷有啟發。領英案的裁定中也舉了類似的例子。正是因為這樣,我們才不難看出,領英案和脈脈案貌似結果相反,但內在邏輯卻不矛盾。在領英案中,HiQ爬取的是完全在網上公開的信息,從這個角度出發,法院就認為這種行為是可以接受的;但在脈脈案中,脈脈卻超越許可權限,爬取了新浪服務器中非公開的用戶數據,所以法院認定這種行為應當被禁止。

[(PUZX[IC{F@V0VAK1MAL58.png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法學院助理教授陳曉彤指出,鑒于《民事訴訟法》關于行為保全的規定非常的抽象,即使是在非知識產權侵權的案件中,參考借鑒《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查知識產權糾紛行為保全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這一司法解釋來保護受侵害者權利也沒有什么問題。我們可以進一步完善行為保全的相關聽證程序,且該聽證程序和實體審判程序中應當適用不同證明標準,例如可以通過主觀證明責任轉移等措施來降低請求人的證明難度。

QZKDEV97QZB586DQ_EY}NO0.png

中國人民大學未來法治研究院研究員熊丙萬指出,對于數據權屬認定標準的分析可以從用戶對企業提供數據服務的多元合理預期和企業在提供各種數據服務時所要求的對價,這兩個方面來加以思考。綜合考量這兩個方面的因素能更好地協調數據勞動投入標準和數據產權分配之間的關系。當用戶希望利用數據企業收集加工的與其有重要利益關系的數據時,法律上有必要進一步評估企業在收集和整理數據過程中投入的成本,以及是否獲得了足夠的對價。此外,他還以好友關系鏈為例解釋了權利束理論在數據領域存在適用困難的原因。

9VGJ{]}JYVQ[[_OE7@AA8DR.png

北京外國語大學法學院副教授萬方結合數據流轉的鏈條,就特定數據對企業的價值,以及對通訊錄的價值屬性問題做了分析,她指出,對于以提供社交服務的服務商來說,用戶通訊錄本身就是極有黏合度的競爭品,是社交平臺的運營基礎。同時,通訊錄涉及共同隱私的問題,其類似多人的合影,單一用戶的授權可能是不夠的。

D%JK65[KB`~UN5[03JGY(VV.png

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互聯網法律研究中心主任方禹認為互聯網治理問題僅通過立法很難解決,以司法或執法突破更好。網絡方面的立法應考慮普適性和合理性問題,以線下和線上畫像為例闡明個人信息保護中要解決劃范圍和定規則問題,在個人信息保護規則趨嚴的前提下,不妨壓縮個人信息的范圍。

{A%13657L}BNM8O8RQ8N3XI.png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梅夏英教授認為,數據的價值來自于數據鴻溝,數據控制者可以通過數據交易和數據分享來牟利。但是,數據很難通過積極設權的方式來保護。可又不能不保護,如果大家可以隨意爬取和竊取他人的數據,就成了遵循叢林法則的虎狼世界。所以,可以考慮設定一個防御性權利。它不是基于數據權,而是由公法上義務和相關懲罰措施而來。

本次會議就此圓滿結束。雖然數據領域的難題多于答案,規則滯后于現實,但是每一次理論界和實務屆人士的交流,都將進一步加深我們對數據法律問題的理解,并有助于理性共識的達成。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版權聲明 - 招聘信息

  中國法制網:弘揚法制精神 促進社會和諧

  聯系網站:[email protected] 網上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湖南幸运赛车推荐 时时彩后一稳赚玩法 重庆时时彩走势 59香港正版王中王四不像图案 全天北京pk10赛车计划 纵横发发发对刷流水 百人牛牛官网下载 新浪时时彩五星走势图彩 欢乐生肖全天稳定计划 利达娱乐是什么公司 北京pk10免费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