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幸运赛车推荐

于興泉律師;一位刑辯律師的“專業化”之路

中國金融商報網   2019-04-09 14:45:28
更換背景顏色:
 
 
 
 
 
 
 
更改文字大小:
—專訪大成律師事務所刑事與爭議解決部副主任于興泉律師

近日,一則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對審理陶某涉嫌故意殺人案的合議庭和審判長張海波,分別記集體二等功和個人二等功的新聞刷爆了很多人的“朋友圈”。其頂住壓力,不畏當事人情緒干擾,捍衛法律公正的辦案風格也廣受人們的稱贊。

實際上,在我國公、檢、法、司的整個法律體系中,類似于張海波這樣的法律人不在少數。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刑事與爭議解決部副主任、大成刑事專業委員會秘書長、高級合伙人于興泉律師,就是其中之一。

執業20余年來,他專注于刑辯業務,并堅持專業化、精細化,憑借長期積累的企業工作經驗、司法實踐經驗,及其精準的分析判斷、靈活的應變能力,為當事人提供了周到細致的法律服務。他始終以“勤懇、謹慎、正直”作為自己的座右銘,堅持實事求是。對法律、當事人、案件負責的執業態度也讓他在其代理的各大案件中備受當事人好評。

走在“鮮花和陷阱的荊棘之路”上

熟悉律師行業的人都知道,我國的刑事辯護工作常被人形容為一條“充滿了鮮花和陷阱的荊棘之路”。原因也很簡單,一方面,刑事辯護能體現出對每個人基本權利的保護和個體生命最基本的尊重,可以影響到社會的整體經濟發展和個人的前途人生,所以一些“偉大”的刑事辯護案件往往伴隨著的是鮮花和掌聲;但另一方面,由于我國固有的基本國情和法律傳統,刑事辯護也意味著辯護律師要冒著極大的風險,一不留意就可能墜入“陷阱”,從此萬劫不復。

所以在于興泉眼中,“刑辯律師”一詞既包含著無上的榮耀,同時也隱喻著諸多的艱辛。

出生于普通百姓之家的于興泉,從小就對法律有著天然的興趣。但他并沒有馬上從事法律專業,受當時的環境影響,他選擇了能夠更快畢業的中專學校,學習工科。然而,他在求學期間并沒有放棄自己的法律夢想,在工科院校畢業后,他很快通過自學,先后獲得了法律專科學歷、法律本科學歷。后來,他又擔任了某國有公司辦公室主任、設備科長等職位,積累了豐富的企業管理經驗,對于公司企業的產、供、銷、人、財、物等環節有著自己深刻地認識和理解,也為其今后從事律師工作,具有更專業的視點和分析結論打下了堅實地基礎。

1997年,他順利通過了全國律師資格考試,正式走上了律師執業之路。此后,他在家鄉(縣級市)的律師事務所執業,一干就是八年。在這八年之中,他不斷總結、學習律師的專業知識,分析律師行業的發展現狀和未來發展趨勢,最終確定了自己的律師職業規劃要向“專業化”方向邁進。

2005年,律師行業在我國已漸進成熟,個人律所雖然不多,但也開始有了“生長”的趨勢。思考良久的于興泉,眼見我國改革開放后的經濟騰飛和法治化進程的加快,更加確定了自己對律師行業的趨勢判斷。于是,他決定離開家鄉,來到北京,希望能在此尋找到律師專業化的發展方向。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讓他看到了能夠實現自己專業化之路的可能。

“在這里,很多案件都是可以與同事一起研討的,集思廣益之下案件的思路更加開闊、進度也有所加快,案件的辦理不逞個人英雄主義。”他說。大成刑事專業委員會的發展也證實了刑辯專業化建設和發展的巨大成功。大成刑事專業委員會匯聚了各路刑辯精英數十名,短短幾年時光,大成刑事業務專業化發展和團隊建設都取得了突飛猛進的成就——刑事業務公益宣講足跡遍布全國、青年律師培養結出累累碩果,各地律協聯系互動更為緊密,八大刑事領域學術研究中心更為深入……專業奉獻、求真務實的團隊風尚,不僅讓大成刑辯人取得了業內外的高度認可,更成為了刑事辯護領域的“巨無霸”。大成刑辯團隊成員成功辦理了大量全國知名的刑事案件,且多起案件獲得無罪判決,挽救多名被告人生命;多起二審、再審案件被從輕改判,大量案件不起訴、免予刑事處罰,諸多被告人被判處緩刑,成功案例不勝枚舉,一支十分專業、十分用心、十分團結的團隊已經鑄就。

在大成律師事務所專業化建設和發展氛圍的熏陶下,于興泉作為大成刑事專業委員會的秘書長,自然不可懈怠,更加堅定了自己發展刑辯專業化方向的決心和信心——聚焦于經濟類犯罪和職務犯罪案件的刑辯律師。

他分析說道:“刑辯律師雖然風險較高,但對我來說更有意義。首先,由于中國封建社會漫長的統治,法治觀念比較淡薄,人權保護亟待加強,刑事辯護律師的作用,可充分體現和促進這種權利保護制度的落實。其次,從經濟發展和個人利益的維護角度看,刑事案件辯護可能比經濟案件代理更有深遠的社會價值,如果因為錯判而把一個企業家投進監獄,可能會毀掉一個企業,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影響到很多人的積極性。而把一個人錯誤投放監獄,則可能毀掉這個人的前途和人生。正因為如此,刑事辯護的價值,雖然不及經濟案件效果明顯,但卻有更深層次的社會意義。”

自此,他便正式走在了這條“充滿了鮮花和陷阱的荊棘之路”上,開啟了自己專業化律師的新征程。

專業+細心是對律師公心的最好詮釋

不熟悉律師具體工作的人,很難用專業術語界定究竟什么是“專業律師”。其實,就算是在律師界內部,“專業律師”究竟該如何定義也沒有一個統一的概念。

隨著改革開放進程的不斷深入,我國對外開放格局的全面提高,中國的經濟社會在近幾十年的時間內,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對我國的法律服務市場也產生了深遠地影響。律師業務細分化,則是該影響的具體體現。對此,于興泉說:“猶如醫院,要劃分更多的科室門類,以適應社會的發展需要。現代社會分工則需要律師專門熟悉、鉆研某一項或兩項法律,如刑事業務、證券法律事務、知識產權法律事務、房地產法律事務等,如能成為某一個領域內的專家,術業有專攻,就可以為當事人提供更加優質的法律服務。”律師的專業化在律師行業持續“發酵”,其結果就是以于興泉為代表的一批“專業律師”應運而生。

那么,專業律師的專業性究竟該如何體現呢?

于興泉表示,就刑辯律師而言,其專業性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第一是所擅長辯護的內容要具體到每一個罪名;法律是統一的,但具體到某一類罪名,其辯護規律和證據采信規則與其他類別的罪名也有微妙的不同之處。也就是說,刑辯律師,并不對所有的刑事案件都會接受委托辯護。第二則是要讓當事人參與到刑事辯護的各個環節之中,做到不僅自己“心中有數”,也要讓當事人“了然于胸”。但要真正做到這兩點,沒有幾十年的專業律師工作經驗,是不容易達到的。目前,于興泉主要代理的刑事案件類型是經濟類和職務犯罪類,針對不同的罪名,他會根據當事人的實際情況提出不同的辯護策略,但有兩點,是他無論代理什么樣的案件都務必遵循的根本,一是凡事親力親為,絕不假手于人;二是細心。他強調,水平的高低是可以彌補的,但細心是無法彌補的。

二十余年來,他憑借著“專業+細心”的法律服務,幫助了許多當事人,捍衛了司法的公正,維護了個人的尊嚴和權益。其主要參與承辦的重大刑事案件有:全國首例美籍博士丁某買賣人頭骨非法經營案、韓國留學生首都機場偷渡案、馬來西亞楊某控告案、京城黑客第一案、北京市交管局原局長宋某受賄案、某知名造紙民企單位行賄案、某大型數碼企業業務團隊虛開發票窩案、某知名證券公司高管單位行賄案等等。在這些案件中,至今令他記憶猶新的,則是一起發生在南方某省的數額特別巨大的騙取貸款案。

W作為中介機構負責人為該省某市的企業介紹銀行間貸款總計38億元,銀行貸款到期后,經催收無果。銀行報案,因數額特別巨大,該案列為省廳督辦案件,W及貸款企業負責人等7人先后被公安機關以涉嫌騙取貸款罪采取強制措施。

W的家人婉轉聯系委托了于律師后,于律師第一時間趕赴辦案機關及羈押W的看守所,先后多次會見W進行溝通、了解案情。

該案不僅涉及了銀行貸款中的會計知識,還涉及到銀行間拆借、非標產品等多方面的專業知識,于律師與當事人、外聘專家、律師一起研究會商案件,擬定法律意見書,及時提交辦案機關。為使得辦案人員對于其中法律觀點、專業知識節點予以重視,于律師還多次約見辦案人員,即便遇到有的辦案人員因為各種原因,容易對律師提交的法律意見敷衍忽略,于律師也不辭辛苦,三顧茅廬,將書面的內容當面講清楚利害關系。

從北京到千里之外的案件所在地,已經記不清具體跑了多少次,厚厚的案卷不知翻了多少遍,終于辦案機關告知,法律意見得到采納,給予W辦理取保候審。

一個需要重視的問題是,司法實踐中,曾經有案件當事人改變強制措施辦理取保候審獲得自由后,案件不了了之,當事人也不再過問。這種情形,在法律程序上,實際上還沒有完結。當然,至于辦案機關如何結案,在很多當事人來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獲得了自由即可。

該案W的取保候審期限屆滿一年,于律師再次向辦案機關提出要求,請給予W不起訴決定書。這又是一個并不順利的過程,因為對于此案而言,當事人拿到了不起訴意見書,不僅預示著案件的徹底終結,也讓當事人可以依此法律文書申請申請國家賠償。

幾經努力,一份不起訴決定書送達給了當事人,為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努力,為維護法律的正義努力,這個案件的辦理過程再次詮釋了這一辦案原則。

類似這樣的案件,于興泉還辦理了很多,一個案件往返千里之外會見在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二三十次甚至更多;幾十本、幾百本的案卷翻閱多少次,已是平常事。

“實際上,近年來流傳于坊間的所謂‘大律師不看案卷,讓助理看、讓助理跑案子’并不都是真實的,至少我見到的刑辯律師不會這樣,我們不僅會親自看案卷,做標記,而且親自會見當事人、到實地勘驗考察、尋找證人取證等,我認為如果不是這樣,那么這位律師首先是對法律的不負責,其次對當事人而言,他就已經構成了欺詐。”于興泉說。

和張海波相同的是,他們都不畏艱難,為當事人捍衛住了屬于自己的正當合法權益。但和張海波不同的是,由于于興泉總是在案件的背后默默付出,所以他本人并沒有像張海波這樣“聞名于法律界”。“我代理的案件當事人滿意就可以了。”于興泉輕松地說道。

法律意識要加強,更需專業律師的配合

當今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正在曲折中前行,中國經濟處在結構升級、速度換擋以及動能轉換的關鍵時刻,面臨“成長的煩惱”。其中,企業家的法律意識淡薄,是直接影響中國經濟提質換擋的關鍵原因之一。

時至今日,“企業家不是在監獄就是走在前往監獄的路上”好像依舊是套在中國企業家頭上的“魔咒”,雖然政府近兩年來大力扶持中小企業發展,從稅收、融資等各方面給予了中小企業極大地政策支持,但由于一些企業家的法律意識不強,很多商事活動與現行司法制度不易契合,導致他們很容易“一腳踏進了監獄的門檻”。對此,有著長期經濟類刑事案件辯護經驗的于興泉認識的極為深刻。

他說,就近年來越來越多的非法集資犯罪、虛開發票犯罪以及商業賄賂犯罪而言,由于許多企業家對刑事律師的作用缺乏重視,對企業的刑事法律風險防控缺乏重視,他們或認為法不責眾,或認為慣例如此,企業家和企業高管們觸犯刑法的事情時有發生,導致身陷囹圄,損失重大。有數據顯示,企業家犯罪涉及較多的罪名,大致有受賄罪、貪污罪、行賄罪、職務侵占罪、挪用資金罪、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單位行賄罪、逃稅罪、騙取貸款罪等。

還有就是與互聯網有關的商業活動,涉及到眾多的電子證據,也容易發生刑事法律風險,大成律師事務所剛結束的刑事專業論壇就是圍繞“電子證據”展開的。

“我們對這些新興商事交易模式的法律風險,有著專業的判斷和建議,如果企業家能在進行類似的商事活動前委托我們咨詢明白,或許就能夠避免‘牢獄之災’。”他強調說。

【個人簡介】

于興泉,山東省人,在職研究生學歷,法學專業。現任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刑事與爭議解決部副主任,大成刑事專業委員會秘書長,中國法學會會員,聯科科技獨立董事。

于律師曾先后擔任過多家公司企業、政府部門的法律顧問,顧問單位涉及傳媒通訊、經貿、化工、建材、汽車銷售、文化傳播、機械制造、紡織等多個行業門類,他和他的同事們竭誠為顧問單位提供優質的法律服務。

于律師在為單位和個人提供法律服務及相關法律風險分析方面有著突出的能力,能夠有效的幫助客戶通過全面分析、高效地發現并評估法律風險;針對不同的情勢,提出不同的解決預案,多次受到客戶好評。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版權聲明 - 招聘信息

  中國法制網:弘揚法制精神 促進社會和諧

  聯系網站:[email protected] 網上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湖南幸运赛车推荐 群发软件哪个好 pk10玩法规则 时时彩投注技巧 1000本金十期倍投方案 宝彩娱乐是骗局吗 北京福彩pk10直播视频 上海哪里可以玩老虎机 福彩3d图迷汇总大全 一分块三大小单双技巧 2017pk10的走势图软件